币安 何一 赶紧回国接受审判吧

大帅 27 0

泰达隔三差五敲键盘发U 华尔街机构纷纷进场主流币行情一片大好!

三大交易所赚的盆满钵满,平台币各自发力,但要说圈里一枝独秀还得看币安!BNB一年时间飞涨50倍之多,这是其他平台币不敢想象的,在这个赛道上币安可谓是风头无两!

三年多来 “”短鸟“”把大家割的体无完肤,纷纷下车后他却吃了威哥崛起了!

我看了一下这波牛市进来的大多币友们对  ‘’短鸟‘’赵长鹏 的印象还是停留在他作为币安创始人,半年内狂赚1300亿的创富神话层面!

但是不知道的这1300亿有多少星弟们的血汗钱,以及韭菜们的血泪史!

币安 何一 赶紧回国接受审判吧

说起币安那就不得不说一下 何一 (原名何英)今天的主角,号称币圈一姐!

当年币圈里有这么个段子,挺有意思!

说是古代有一小姐,遇到一个上京赶考的穷书生避雨,发现他一本书写得很好,还是白皮的,掏出一些银两并以身相许。

次日,小姐垂泪送书生:“君若高中莫负妾身。”

书生发誓后,送给她写了自己名字的令牌,以后凭此令牌 (token),有求必应。

书生走后,小姐让丫环把书生的令牌放到钱包里。

丫环说:“这已经是第五十个书生了!”

小姐说:“没办法,总有一个会真的考上的”。

在币圈世界里,韭菜们是小姐,大佬们是书生,比特币即是令牌。

但接下来要说的这位女士,我倒真认为她的生活挺段子的,就很抓马,又有点意料之中。

网上流传的币圈大佬扑克牌,里头有唯二的两位女士,其中一位红唇女士尤其显眼,年轻漂亮,看后让无数男人浑身瘫软,除了一个地方硬。

何一,今年刚32岁,2012年还在电视上主持节目,2014年就加入okcoin成为了联合创始人,随后okcoin成为比特币行业最大的交易平台...主持—币圈—直播—币圈,一环扣一环,风骚的职业走向,她的每一份工作都为下一份工作积累了充足的资本。在主持界拿到了媒体资源,在币圈很容易就打出名号,15年加入一下科技 秒拍、小咖秀、一直播的母公司在最赚钱的直播行业担任副总裁,而后又高调重回币圈。

这种金融界大佬最大的感觉就是他们眼光准,看上啥会赚钱就真的会赚钱。OKCoin曾创下的最高纪录是:24小时成交额超30亿人民币,其中比特币30万个,莱特币1000万个,于2013年底,拿到了A轮策源创投1000万美金。

她说过这么一段话,让人不得不服:在比特币这个男人主导的行业里,我比他们更懂得用户,我的两位合伙人在专业上能力很强,但男人的思维很直线,我更知道如何让用户觉得自己被尊重。

下面是币圈大佬对她的赞美:

郭宏才:“如果没娶金洋洋,我肯定娶何一。”

金洋洋:“面似娇柔小女子,实则强大女汉子。”

赵东:“一姐绝对是条汉子!”

长铗:“我只想说,我跟何一看过片儿。”

被她割过的韭菜:钱我不要了 何一你来肉偿吧!

掮客老谭:我愿意用爆仓十个大饼 换 与何一 鱼水之欢 一次,给不给我生孩子无所无我只要过程!

女人的细腻就是她的武器,在另两位合伙人的配合下,将OKCoin的市场拉升到了60%的占有率,占据了币圈的半壁江山。

“再不创业就老了!”这话是何一说的。

五年前,她就创过业,经营有机进口红酒,因为对互联网感兴趣,后来偶然进入到媒体行业,做旅游卫视主持人,再后来,你们就知道了,成了个金融圈大佬,在众多男性里,是夺目的一点红。
不得不说何一是个漂亮的女人,活的也很漂亮、币圈尤物!

当代著名作家 贾平凹  曾说过 :漂亮女人私下也混乱不堪 “那些看上去美艳高尚的女人,可能让贵的包包里塞的是揉成团的卫生纸,裙下的内衬也被洗得泛黄,名牌高跟鞋里丝袜早就挂了丝。”

这句话如果说何一有点不恰当,宝二爷也不同意,毕竟他还想闻闻何一原味 的内裤发黄了的话 味太重,呛鼻子!

今天我们也来聊一聊比她发黄的内裤更肮脏的事!

互联网是有记忆的,不光老谭我对她的身子记忆深刻,网络对她的错误罪行也记忆深刻!

金色财经讯 2019年11月25日晚间,东方新闻报道上海整治虚拟货币融资与交易所相关业务时,其中包含记者现场走访,证实“‘币安’驻沪办关闭”一事的相关报道。 

据此前消息,区块链媒体The Block在11月21日发布的一篇报道中称,币安在上海的办公室被警方突袭后关闭,消息人士称,该办公室有不少管理层人员和大约50至100名员工。该报道遭到币安否认:“币安在上海/中国没有固定办公室,所以不可能有警察突击检查并关掉办公室的情况发生。”

币安 何一 赶紧回国接受审判吧

当时币安在上海的办公地点被上海警方查处,东方卫视 也报道过,但是被一姐矢口否认了!被查都能被一姐变成营销文案,不愧是做过“”猪吃人“”就是有才华,辟谣甩锅有一套!一姐当年初出茅庐随身也戴套,保平安!

建议以后杜蕾斯跟一姐学习营销 把扫黄行动的现场,也做成公司的产品试用交流会!

币安,永不招安你查我就跑!

事实上,币安确实不在任何政府的监管之下,在2017年9月的监管风暴到来后,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币安已在日本另起炉灶,直到2018年3月,日本金融厅的警告曝光,外界才发现币安公司未在日本注册。

日本之后,币安又在马其他虚晃一枪,但一位业内人士向同步财经透露,实际上币安在与马其他总理Joseph Muscat沟通了数次后,并未选择马其他作为自己的大本营,“全球真正想在欧盟地区扎根的项目首选卢森堡,马其他只是币安在必须离开日本时出现的标的而已”。

不久之后,百慕大总理David Burt宣布已与币安签署谅解备忘录,币安,并在该国设立办事处。百慕大的全球合规中心是否真正运营也是一团迷雾,一位金融律师表示,早在2010年百慕大就与中国签订了纳税信息交换协定,而且从税收角度考虑,百慕大并不比马其他等离岸金融中心有优势,币安落地百慕大的可能性不高。具体在哪谁也不知道!

但是出逃海外是事实,一姐出逃还有其他原因,那就是犯了一项重大刑事案件,诈骗国家钱财,虚开增值税发票!

你们开交易所割韭菜我管不了,但是一姐你虚开增值税发票这个老谭我不能忍,你这是在欺骗国家,等于是骗取国家的财产这些钱,可以造多少抵御外敌的子弹,都被你给嚯嚯了!其罪可诛啊!

就这样一个无视法律坑蒙拐骗的人怎么混到的币圈一姐的位置?可见币圈 这个圈子里的好人何其多!这也就不意外为什么每个交易所都会割韭菜了!

何一触犯国家法律后惧怕法律惩处,不接受审判悔过从而逃往境外,出来混早晚要还的,苍天饶过谁?

奉劝何一最好的出路是应该回国自首,坦白交代自己的罪行,接受法律的审判。再不回来,以后强大的祖国就不是你想回来就能回来的了!

外面再好也不是家,别再搞那些辟谣的把戏了,面对现实吧!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